上海名家藝術研究協會第三屆第一次會員代表大會成功召開
      “全國文物藝術品鑒定評估認證平臺”合作儀式在滬簽署
       
      您當前的位置:網站首頁 > 國學國粹 > 詩詞曲賦 >
      張一民:納蘭性德書畫收藏錄

      張一民:納蘭性德書畫收藏錄

      時間:2022-11-23 13:03:25 來源:善本古籍 作者:張一民

      張一民:納蘭性德書畫收藏錄

      \

      納蘭性德是一位促進滿漢文化交融的杰出代表。他熱愛漢族文化,一生刻苦自勵,潛心向學,成績斐然。不僅工詩詞,而且善書法,通繪畫,精鑒賞。他常和一些擅長書畫之道的漢族知識分子相聚在通志堂與淥水亭,婆娑古人法書名畫,或臨摩,或題詠。通志堂是他的藏書室,淥水亭是他的讀書處。其庋藏甚富,縹緗滿架,室羅古今,擁書數萬卷。納蘭性德的父親, 大學士明珠就喜歡收藏書畫。據《嘯亭雜錄》卷十載:“凡其居處,無不錦卷牙簽,充滿庭宇,時人有比之鄴架省。”受家庭影響,納蘭性德亦收有不少歷代法書名畫。筆者據涉獵所及,現將納蘭所藏一些書畫,列目介紹如下:
      一、《豐樂碑墨跡》
      魏 曹植書。植字子建,武帝第三子。善屬文,胸中磊落,發為筆墨,其本不凡耳。張彥遠評說曹植書法“庶幾右軍草書之價”,但傳世墨跡罕見。此卷見于舒仲山《批本隨園詩話批語》記載:“余見曹子建自書《豐樂碑墨跡》,半隸半真,成容若家藏物也。”
      二、《懷素草書老子清靜經》
      懷素為唐朝僧人,字藏真,長沙人,以善狂草出名。此書為唐箋本,橫幅。筆法高古,顛逸奔放,有驟雨旋風之勢。后有劉世長、文彭等人的題跋。所鈐收傳印記中有“通志堂藏紙記”印,又有納蘭之友人“張見陽”印!睹氐钪榱帧肪硎。

      \

      《秘殿珠林》卷十六著錄《懷素書老子清靜經》書影
      三、《夏熱帖》
      五代杰出書法家楊凝式書。凝式字景度,號虛白,陜西華陰人,官至太子太保,人稱 楊少師。善文詞,尤工行草,得歐陽詢、顏真卿法 。此帖為素箋本,草書尺牘,筆勢飛動,字畫奇古,令人動心駭目。卷末有宋王欽若、元鮮于樞、趙孟頫等人的題跋。卷內鈐歷代收藏印鑒,累累滿幅。間有“成德”、“成德容若”、“容若書畫”、“楞伽”、“楞伽山人”、“楞伽真賞”諸印,《石渠寶笈》卷三十著錄。此帖現藏北京故宮博物院。


      \

      楊凝式《夏熱帖》
      四、《宋拓定武蘭亭序卷》
      宋代《蘭亭序》刻石甚多,而以“定武本”最著名,相傳為唐歐陽詢所臨。詢字信本,別稱歐陽率更,湖南衡陽人,唐朝著名書法家,與虞世南、褚遂良、薛稷山并稱初唐四大家。定武石刻拓本有瘦本、肥本之分和五字損本、未損本之別。納蘭性德收藏的究竟是何本子,已不得而知。據清人劉繼莊《廣陽雜記》載,此卷鈐有高麗國庫收藏印,前有唐蕭翼、僧辨才像,彌足珍貴。而此石刻則藏在納蘭之友人姜宸英家。“西溟于成容若齋中見此卷,言及,容若遂舉以相贈。”


      \

      歐陽詢《宋拓定武蘭亭序》
      五、《黃州寒食詩帖》
      北宋大文學家蘇軾書其自作之詩。宋箋本,橫幅,行書,共十六字。字形欹正參錯,結構疏密相間,筆力遒健自然,書家評為“蘇書第一”。卷后有黃山谷、董其昌等人的題跋。清安岐《墨緣匯觀》有著錄。安岐字儀周,號麓村,朝鮮族人,著名書畫收藏家?滴跄昱c其父安尚義先后給事太傅納蘭明珠家。納蘭性德《通志堂集》有《題蘇文忠黃州寒食卷》云:“古今誠落落,何意得此人。紫禁稱才子,黃州憶逐臣。風流如可接,翰墨不無神。展卷逢寒食,標題想后塵。”安岐所錄,即得見于納蘭家藏。據《石渠寶笈》著錄,帖內鈐有納蘭性德之收藏印鑒。此帖現曾流入日本,歸菊池氏收藏?箲饎倮,時任國民政府外交部長的王世杰囑友人追蹤《黃州寒食詩帖》的下落,斥資購回自藏,后又流入臺北故宮博物院。

      \

      蘇軾《寒食詩帖》(局部)
      六、《樂兄帖》
      芾字元章,號襄陽漫士、海岳外史、鹿門居士。祖籍太原,后定居鎮江。因他個性怪異,舉止顛狂,因而人稱“米顛”。米芾能詩文,擅書畫,精鑒別,為 “宋書四大家”之一。其書體瀟灑奔放,又嚴于法度。前人有“沉著痛快,如乘駿馬,進退裕如”之評。是書縱二十六點八厘米,橫五十四點二厘米,原為信札,十四行,一百零六字,用行草書,運筆妍潤,神采奕奕,頗有顏真卿《論座位》風格。尾押米芾印章。此外,帖中還鈐有“蕉林寶玩”、“見陽圖書”、“見昜子珍藏記”、“子安珍藏記”,“通志堂藏”、“安儀周家珍藏”等印。由此可知該帖曾為清人梁清標、張純修、納蘭容若、安岐等人遞藏。安岐敗落后,此帖流入內府,故帖上又有乾隆鑒賞等璽印。此帖現在日本,日本三玄社、《書道全集》有影印!吨袊鴷ù筠o典》、《中華書法篆刻大辭典》均有著錄。


      \

      米芾《樂兄帖》
      七、《趙孟頫書法華經》
      趙孟頫為元代大書畫家,字子昂,號松雪道人,謚文敏。書學以王羲之、王獻之為宗,字體圓轉遒麗,人稱“趙體”。本幅為麻紙本,折裝,151頁,楷書妙法蓮花經?钭R“奉佛弟子趙孟頫書”。收傳印記有納蘭名號章:“成子容若”、“楞伽山人”、“容若書畫”、“楞伽真賞”、“容若鑒藏”、“楞伽”等;又有其堂號章:“花間草堂”。按“花間草堂”即“通志堂”。據姜宸英《跋同集后書》載:“往年容若招予住龍華僧舍,日與蓀友、梁汾諸子集‘花間草堂’自后改葺‘通志堂’”由此可知“花間草堂”印為納蘭藏印。此幅見于《秘殿珠林續編》卷三著錄。

      \

      《秘殿珠林續編》卷三著錄《趙孟頫書法華經》書影
      八、《董其昌雜書卷》
      董其昌為明代書畫家,字玄宰,號思白,華亭人,官南京禮部侍郎,謚文敏。書學前人各家之長,于率意中得秀色。本卷為高麗表文紙,有朝鮮國王之印。橫幅,行書。后有其昌題識:“圣棑左相國得高麗鏡光紙,請書新詩。適有持宋拓米元章帖見示者,為臨數十行,前后者皆予詩也。”所鈐收傳印記有納蘭字號章:“容若”,又有其閑章:“如魚飲水”,《石渠寶笈續編》卷三十八著錄。按“如魚飲水,冷暖自知”,出自道明禪師答盧行者語。納蘭性德《飲水詩詞》即以此為集名,故知此閑章為納蘭性德所鈐。

      九、《董其昌臨古帖三種》

      高麗箋本,冊裝,五對幅。前三對幅為行楷書,臨歐陽詢《醴泉銘》、米芾《冠山抗殿詩帖》。后二對幅為楷書,臨鐘徭《宣示表》并自跋。又有落款:“甲戌修禊日,董其昌。時年八十歲。”鈐有“容若”印!妒䦟汅湃帯分。

      十、《步輦圖》

      唐閻立本繪。立本為雍州萬年人,顯慶中任將作大臣,代工部尚書,后任右相,改中書令。他擅畫人物、車馬、臺閣。此圖為絹本,橫副,設色。描繪唐太宗端坐在宮女所抬的步輦上,接見吐蕃首領松贊干布為迎娶文成公主而派來的使臣祿東贊等人的情景。人物儀態生動,線條流利純熟,色采濃重鮮艷而又和諧沉著。卷后有宋人章直篆書題記,另有米芾等人的觀款。畫幅上所鈐歷代印鑒中有納蘭性德收藏印章。(見《中國美術全集》繪畫編2隋唐五代繪畫)此圖現藏故宮博物院。


      \

      閻立本《步輦圖》(局部)

      十一、《地官出游圖》

      唐周昉繪。昉為京兆藍田人,一作大梁人。相傳其年少時曾為酒肆雇工,經王維資助,學畫十余年而藝成。擅繪人物、鬼神、花竹等。本幅為絹本,橫幅,設色畫。地官冕旒乘步輦,前后有男女力士導從。上有宋高宗趙構標題:“周昉地官出游”,鈐雙龍圖印,后有鮮于樞等人的題跋。收傳印記中有“成德”、“楞伽真賞”、“楞伽”、“容若書畫”、“成子容若”、“容若鑒藏”、“楞伽山人”、“香界”、“花間草堂”諸印!睹氐钪榱掷m編》卷五著錄。

      \

      《秘殿珠林續編》卷五著錄《周昉地官出游圖》書影

      十二、《墨竹圖》

      宋文同繪。同字與可,梓州人,皇佑進士,元豐初知湖州。以善畫墨竹負盛名,據說他畫的墨竹“富瀟灑之姿,逼檀欒之秀,疑風而動,不筍而成者也。”(郭若虛語)但流傳下來的作品極少。納蘭性德收得此幅尤為珍愛,其題跋云:“京師苦無竹,得此幅掛壁,恍身在瀟湘淇澳間也。王子猷曰:‘何可一日無此君’,知言哉。”[1]見《通志堂集》卷十四《題文與可竹》。

      \

      文同《墨竹圖》

      十三、《二馬圖》

      宋李公麟繪。公麟字伯時,號龍眠居士,舒城人,官至朝奉郎。擅畫人物、鞍馬、及歷史故事,為王安石所推許。本幅為素絹本,橫幅著色畫。卷后有張友正、劉詠、紫芝道人等題跋,又有陸九齡題詩云:“神龍來自大宛西,騰踏清秋十二蹄。今日天閑多駿骨,玉門沙遠草萋萋。”鈐有“通志堂藏”、“見陽圖書”等印,《石渠寶笈》卷五著錄。

      \

      《石渠寶笈》卷五著錄《宋李公麟二馬圖》

      十四、《龍眠山莊圖》  
       宋李公麟繪。元符三年,李公麟以病告老歸龍眠山,因愛其山水,擇龍眠二十勝景繪成《山莊圖》,以極盡龍眠山水的無邊風月表達他的歸隱之意。蘇軾曾為此圖題跋,蘇轍則作《龍眠二十詠》。此圖為紙本水墨畫卷,有元人柳貫、明人吳履、李東陽、董其昌、清高宗弘歷等人的題識,傳存印記中有楞伽、神品、成德容若、華間草堂、容若鑒藏等數枚。此圖現藏臺灣故宮博物院,啟功主編的《中國歷代繪畫精品》著錄。

      \

      李公麟《龍眠山莊圖》(局部)

      十五、《長夏江寺圖》

      宋李唐繪。唐字希古,河陽人,宣和中曾直畫院,南渡后入臨安,授畫院待詔。善畫山水人物,筆意不凡。此圖系山水長卷,用丹墨著色,疊赭濕翠,古雅深厚。前有宋高宗題“長夏江寺”四字,卷后又識云:“李唐可比李思訓。”康熙乙丑(1685)三月,納蘭性德從宋牧仲處購得此圖,并邀友人朱彝尊題簽。[2]未幾,性德奄世,此圖由明珠呈獻給康熙皇帝,陳廷敬、高士奇、張英等入值內廷時曾見之,并題詩入集。乾隆年間,梁國治、董誥、曹文埴等官員曾奉敇校訂圖籍,對《長夏江寺圖》進行考訂,確證其曾為納蘭侍衛容若收藏,F該圖依然藏在北京故宮博物院。

      \

      李唐《長夏江寺圖》(局部)
       
      十六、《藍采和圖》

      宋道士李得柔畫。得柔字勝之,河東晉人。兒時善畫,長讀《莊》、《老》,喜之,遂為道士,賜號妙應。寫貌甚工,落筆有生意。寫神話故實,其眉目規矩,見之使人遂欲仙去。本幅為素絹本,立軸,著色畫。左上方有得柔自書藍采和傳,款云:“紫虛大夫葆光殿校籍李得柔畫傳”。后有“靖山”印一,右下方有“紫虛清玩”半印,又有“成德”、“楞伽真賞”二印,左下方有“楞伽”、“容若鑒藏”二印!睹氐钪榱帧肪矶。

      \

      《秘殿珠林》卷之二十著錄《宋李得柔畫藍采和圖》書影

      十七、《胡笳十八拍卷》

      宋陳居中繪。居中生卒年不詳,宋寧宗嘉泰年間任畫院待詔,工人物蕃馬,善畫北方游牧民族放牧、行獵情景。是圖為絹本,長四丈。根據東漢末年才女蔡琰(文姬)創作琴曲歌辭《胡笳十八拍》,按拍分圖,描繪出文姬在戰亂中被匈奴虜去,后經曹操遣使贖回的悲歡離合的故事。該圖用淡色寫塞外荒寒之景,崗阜林木、營屯旌旄、將卒騾馬無不畢備。共三百余人,長僅寸許,面目各異,神情栩栩,衣褶俱見筆法?钍穑“臣陳居中畫”。蠅頭細字在末端柱角上,當是奉敕之作,每段宋高宗書所擬拍詞,行書如錢大,亦極工。沈石田有跋,載茅維《南陽名畫表》。向為成容若所藏,有印記數十方。清人吳修在《青霞館論畫絕句》注中著錄!都{蘭詞》收有《水龍吟·題文姬圖》,所題當為此圖。
       
      十八、《鵲華秋色圖》

      元趙孟頫繪。短卷,紙本,用丹墨淡著色。華不注一峰特立,鵲山附之,周圍沙磧平坡,遠汀近渚。據朱彝尊《曝書亭集》載,康熙間,此圖藏于明珠相國府。甲子(1684年)冬,彝尊“觀于納蘭侍衛容若之淥水亭”,并為之題簽。納蘭性德亦有題詠,載《通志堂集》卷三,詩云:“歷下亭邊兩拳石,不似江南好山色。乍看落日照來黃,渾疑劫火燒將黑。更無楓橘點清秋,惟見蕭蕭白楊白。君為此山令山好,空翠俄從楮間滴。知君著意在明湖,掩映山光若有無。曲折似還通濼口。蒼茫定不屬城隅。鯉魚風高網罟集,仿佛漁唱來菇浦。一竿我欲隨風去,不信扁舟是畫圖。”性德歿后,此圖被明珠呈獻給皇室。1930年(庚午)10月,為納蘭性德編撰《年譜》的張任政先生,嘗“獲見于故宮鐘粹宮”,稱圖上蓋有“成德容若”方章二,“成德”方章二、“楞伽真賞”方章一、“容若書畫”方章一、“楞伽山人”園章四、“楞伽”圓章四。[3]《石渠寶笈》亦有著錄。此圖現藏臺北博物院。

      \

      趙孟頫《鵲華秋色圖》
       
      十九、《水村圖》

      趙孟頫繪。手卷,紙本,墨筆。描繪的是松江分湖一帶“遠山近山云漠漠,前村后村水重重”的景色。此圖曾歸納蘭性德收藏,《通志堂集》有《題松雪水村圖》詩云:“北苑古神品,斯圖得其秀。為問鷗波亭,煙水無恙否?”據朱彝尊《曝書亭集》載,康熙乙丑三月,納蘭性德攜圖囑竹垞題簽,“留匝數月,卷還。未幾,容若奄逝,真跡不復可觀。”姜西溟亦有詩云:“通志堂前前日見,生綃一幅似桃園。不知神物歸何處,留得青衫舊酒痕。”并注云:“曾見松雪公《水村圖》,主人零落,此圖遂不多問矣,或云已入秘府。”其言后得到王士禛證實,他在《居易錄》中說:“予一日入朝待漏,偶與陳說巖(廷敬)大司空談及,云曾于大內見松雪真跡,后有元人題跋甚多,蓋即姜所云。”據陳廷敬《午亭文編》卷十四《水村圖二首自序》云,此圖“康熙二十五年歸于大內”,現依然收藏在北京故宮博物院。

      \

      趙孟頫《水村圖》

      二十、《龍舟圖》
      元王振鵬繪。振鵬字朋梅,浙江永嘉人,號孤云居士,官至漕運千戶。著名界畫家,其風格特色為準確與細致。因畫藝受知于元仁宗,任秘書監典簿,受寵賜封孤云處士。振鵬于皇太子生日曾進呈《龍池競渡圖》為賀,十余年后皇姐祥哥剌吉、皇姊大長公主舉行雅集請他照畫一卷!洱堉鄹偠蓤D》是根據宋孟元老《東京夢華錄》所載,描繪宋太宗太平興國七年于東京爭標演習水軍景象,對金明池中建筑物描寫淋漓盡致。此圖為絹本,白描未施墨染,用筆疏簡隨意,是未完成的樣稿,或許是《龍池競渡圖》原畫樣本。鈐印有: 賜孤云處士章、天籟閣、 項子京家珍藏、項墨林鑒賞章、檇李項氏士家寶玩、三韓蔡氏魁吾珍藏、見陽子珍藏記、子安珍藏記、通志堂藏等。此圖現藏臺北故宮博物院。

      \

      王振鵬《龍池競渡圖》

      二十一、《溪亭山色圖》
      元倪瓚繪。瓚字符鎮,號云林子,無錫人。擅畫水墨山水,所作多取材于太湖一帶景色。疏林坡岸,淺水遙岑,意境清遠蕭疏。此圖為素箋本,墨畫,立軸,有倪瓚款記和孫大雅題識。上方有“神品”一印,右方有“成子容若”、“楞伽真賞”二印,左方有“成德”、“楞伽山人”、“容若書畫”三印,《石渠寶笈》卷八著錄。

      \

      倪瓚《溪亭山色圖》
       
      二十二、《溪山亭子圖》

      元倪瓚繪。宋箋本,墨畫?钭R云:“東海倪瓚畫溪山亭子贈孟佶文學,歲乙未閏正月八日。”又自題云:“戲墨重看十七年,闔閭樓閣蕩飛煙。簡村蘭若風波起,坐對湖山一惘然。辛亥十一月九日復覽因題,云林子。”后又有王植題跋。收傳印記中有“成德”、“成子容若”、“楞伽真賞”;又有“都尉耿信公之章”、“信公真賞”印,見《石渠寶笈》卷八著錄。按:啟功先生《飲水詞人手札卷跋》一文附有《飲水詞人與張見陽二十九札》,其第十九札云:“倪迂《溪山亭子》乃借耿都尉者,頃已送還,俟翌日再借奉鑒耳。”考耿都尉即耿信公,名昭忠,隸漢軍正黃旗。此人工藝事,精鑒賞,富收藏。世之流傳之宋元名跡,其上每有耿氏藏印。納蘭性德曾多次向他借觀《溪山亭子》,最后竟購入通志堂,可見其對此圖的珍愛。

      \

      倪瓚《溪山亭子圖》

      二十三、《古木竹石》圖
      元倪瓚繪。素箋本,墨畫。箋高二尺二分,廣一尺一寸七分。無款識姓名,但有明代官宦與名流余詮、唐肅、高巽志、于思緝、醉樵、盧充耘、王璲等人的題詩。其中高巽志題云:“居然古木石巖幽,移得江南一段秋。共說倪君知籀法,數竿瀟灑更風流。”于思緝題云:盧充耘題云:“清閟當年風度,云林此日襟其。每向詩中見畫,今於畫里觀詩。”由此可知此圖是倪瓚的真跡。畫幅上鈐有“蕉林書屋”、“蕉林寶玩”、“見陽圖書”、“子安珍藏記”、“通志堂藏”等印,另有“乾隆御覽之寶”、“樂壽堂鑒藏寶”、“三希堂精鑒璽”、“宜子孫”、“石渠寶笈”等皇家印璽。金梁《盛京故宮書畫錄》第五冊、《內務部古物陳列所書畫目錄》第六卷均有著錄。

      \

      倪瓚《古木竹石圖》

      二十四、《萱蝶圖》
      元劉善守繪,絹本墨筆。劉善守生平無考,《畫史》無傳,該圖題款處鈐有“劉善守印”,筆墨技法為元人“墨花黑禽”一類風格。畫圖下方拳石嶙峋,幽篁叢生。有鹡鸰鳥立于石上,作勢欲飛。石旁萱草卓然挺立,展瓣放蕊,引來一對蝴蝶蹁躚起舞。山石的勾皴用草書飛白法,竹葉吸取隸書筆意,這些明顯受趙孟頫“書畫同源”理論的影響。萱花、蝴蝶造型生動,在大幅留白的空間顯得格外醒目。結合劉善守名章前的“忠孝傳家”印,可推斷這幅畫應該是一幅為母親創作的祝壽圖。是圖另鈐有“蕉林書屋”“子安珍藏記”“通志堂藏”“云蔭棠藏”“大風堂珍玩”等收傳印記,可知曾為粱清標、張見陽、納蘭性德、完顏麟慶、張大千等人收藏,后流傳到海外,旅居美國的著名畫家王季遷先生生前曾收藏,現為克里夫蘭藝術博物館藏品。

      \

      劉善守《萱蝶圖》局部

      二十五、《羅漢圖》
      繪者不詳,依據款上題跋可知為元代人。素絹本,著色。高四尺四寸二分,廣一尺六寸八分。畫右方下第一行起首缺五字:圖系(缺)模岡(缺)甲奉佛信士曾竹(缺)施財命工采繪羅漢圣像一軸入於龍福院永充人天應奉者至元元年乙亥歲良月(缺)朔往山(缺)光謹(缺)化緣僧(缺)智。畫上鈐有“焦林書屋”、“蕉林寶玩”、“見陽圖書”、“通志堂藏”諸印記,知該畫曾為梁清標、張純修、成容若等人遞藏!睹氐钪榱帧肪硎。

      二十六、《蘆洲聚雁圖》

      明朱芾繪。芾字孟辨,自號滄洲生,華亭人。洪武初以征聘官修,改中書舍人,善畫蘆雁,極瀟湘煙水之致。此幅為宋箋本,立軸,水墨畫。遠岫沙洲,蓑柳叢條,蘆中宿群雁。收傳印記中“容若鑒藏”印,《石渠寶笈續編》著錄!锻ㄖ咎眉肪砭庞校蹪M庭芳]《題元人蘆洲聚雁圖》詞云:“似有猿啼,更無漁唱,依稀落盡丹楓。濕云影里,點點宿賓鴻。占斷沙洲寂寞,寒潮上,一抹煙籠。全不似,半江瑟瑟,相映半江紅。楚天秋欲盡,荻花吹處,竟日溟蒙。近黃陵祠廟,莫采芙蓉。我欲行吟去也,應難問,騷客遺蹤。湘靈杳,一尊遙酹,還欲認清峰。”按:朱芾生于元,卒于明。納蘭稱其為元人,亦不為錯。

      \

      朱孟辨《蘆洲聚雁圖》
       
      二十七、《竹爐新詠圖》

      明王紱繪。紱字孟端,號友石,無錫人。永樂以善書被薦,供事文淵閣,官中書舍人。工畫山水,風格郁蒼,筆勢灑落。洪武間,王紱寓居無錫惠山聽松庵,為詩僧性海手制竹茶爐而繪山水橫幅,并首唱為詩,和之者皆一時勝流。大學士李東陽題為“竹爐新詠”。此圖幾經輾轉,后流入京師?滴醵辏1684)秋,無錫人顧貞觀以聽松庵舊茶爐歲久損壞,再仿遺式制成新爐,置于其所居“積書巖”。是年冬,顧貞觀至京師,見納蘭容若適得此卷,便以實相告,容若慨然割愛。顧貞觀喜得聽松故物,即名其居曰:“新詠堂”,容若為之書額。[4]容若既逝,顧貞觀嘗攜爐及卷與朱彝尊、周青士、孫愷似等人聯句,感舊傷懷,一時傳為佳話。

      二十八、《竹枝圖卷》
      明王紱繪。紙本,前為畫卷,長三尺一寸七分,高八寸二分。后為跋紙,長三尺三寸五分,高八寸三分。前有孟端題詩:一官千里去江南,寫贈筼筜竹半竿。指日化龍挾飛雨,散將春意滿湘沅。后有藏畫人張見陽詩跋:我行湘江潯,見此叢篁幽。風雨晝冥晦,萬雀聲啁啾。垂垂正結實,恐為鹓鶵謀。豈無九苞羽,飛下十二樓。延貯久不見,此意良悠悠。吾因王者瑞,極意垂鴻猷。探之無佳食,道路阻且修。問之在何所?乃古西原州。西原有西伯,己矣三千秋。至尊應昌運,致此能無由?清時一再睹,咄哉何所求?畫卷鈐有“孟端”白文印、“見陽子珍藏記”朱文印、“通志堂藏”朱文印。跋紙鈐有“子安珍藏記”白文印。陸心源《穰梨館過眼續錄》卷六著錄。此圖當為張純修任江華縣令時所得,后寄贈納蘭性德,故有通志堂鈐印。

      二十九、《溪山清遠圖》
      明沈周繪并書。周字啟南、號石田、白石翁、玉田生、有居竹居主人等,蘇州人氏,與文徵明、唐寅、仇英并稱于畫壇,人稱江南“吳門畫派”的班首。此幅為設色長卷,構圖以士人悠游林下的生活場景為主線,或疏林策杖,或騎驢訪友;或山堂論道,或水榭讀書;或清溪垂釣,或秋江放棹,一路淺山秀水,草木亭臺,正是一派吳中風光。畫幅後又有沈周自題七律一首:“老夫作畫只信手,尋常水墨破一斗。林耶村耶相掩映,江耶川耶或前后。魚莊蟹舍目工希,云岫煙崗忽無有。憑人卷去都不知,門外春風動揚柳”。書法鐵劃銀鉤、恣意縱橫,誠得黃庭堅書意精髓。卷前畫作靜謐雄渾,卷後書法神完氣足,堪稱金玉齊暉,相得益彰。圖卷上除鈐沈周名號印外,還鈐有“通志堂藏”、“子安珍藏記”等鑒藏印,知此卷嘗為納蘭性德與張見陽收藏過。

      三十、《秋林書屋圖》
      明董其昌繪。其昌字玄宰,號思白,又號香光居士,上海華亭人。明萬歷十七年(1589)進士,官至禮部尚書,卒謚文敏。董其繪畫長于山水,注重師法傳統技法,追求平淡天真的格調,講究筆致墨韻,墨色層次分明,拙中帶秀,清雋雅逸。此卷“紅樹綠莎,朱欄石砌,頗極雅麗”,與常見董氏風格迥異。當時,“世之目文敏者動于巨然、北苑,內求之非是輒則云偽。”納蘭性德則考訂此畫“是文敏少年得意之筆,以為贗者乃見橐駝謂馬腫背也。”按:董文敏畫山水少學黃公望,中復去而宗董源,巨然,復集宋元諸家之長,風格確有變異。納蘭性德鑒識之精,于斯可見。

      \

      董其昌《秋林書屋圖》

      三十一、《董文敏山水冊》
      金箋本,八頁,每頁高一尺三寸九分,闊一尺三分,收藏有“通志堂印”。第一頁仿黃子久筆意;第二頁設色,題“亭皋木葉下,隴首秋云飛。”仿趙文敏筆意;第三頁題“泉石咽危石,月色冷清松”;第四頁仿北苑筆意;第五頁擬梅花道人筆意;第六頁題為“方方壺云山圖”;第七頁設色,題“女蘿繡石壁,溪水青濛濛。”以上八圖均署“玄宰”之款,鈐有“董其昌”、“昌”朱文印、或“宋白學士”白文印。羅繼祖《雪堂書畫隅錄》著錄。

      三十二、《風蘭圖》
      清張純修繪。納蘭性德《飲水詞》中有一闕[點絳唇],題為《詠風蘭》詞曰:“別樣幽芬,更無濃艷催開處,凌波欲去,且為東風住。忒煞蕭疏,怎耐秋如許?還留取,冷香半縷,第一湘江雨。”據李勖《飲水詞箋》注:“粵雅堂本及胡刊本題皆作《題見陽畫蘭》”。按:張純修為河北豐潤人,隸正白旗包衣,貢生,官廬州知府。此人工畫,擅印章,亦好倚聲,有《語石軒詞》一卷。葉恭綽〈全清詞鈔〉收其[點絳唇]一闋,題為《蘭· 和容若韻》:“弱影疏香,乍開猶帶湘江雨。隨風拂處,似共騷人語。九畹親移,倩作琴書侶。清如許,紉來幾縷,結佩相朝暮。”詞牌相同,詞題相關,詞韻相和,顯然是同時酬唱。納蘭性德與張見陽莫逆相交,結為異姓兄弟?滴跏四辏1679),張見陽赴任江華縣令(在湖南),容若為之餞行。“淥水一樽,黯然言別。”分袂之后,即有書信往復。翌年,容若在寄見陽手札中說:“沅湘以南,古稱清絕,美人香草,猶有存焉者乎?長短句固騷之苗裔也,暇日當奉小詞奉寄。煩呼三閭弟子,為成生薦一瓣香。甚幸。”見陽遂畫《風蘭圖》寄贈,二人唱酬,均在此年(康熙十九年,1680)。容若歿后,“見陽每畫蘭,必書容若詞。”性德的友人曹寅為張見陽賦《墨蘭歌》,對他這種獨特的懷友方式表示贊嘆。歌云:“張公健筆妙一時,散卓屈寫墨蘭姿。太虛游刃不見紙,萬首自跋納蘭詞。交渝金石真能久,歲寒何必求三友。”作為友誼見證的《風蘭圖》,納蘭性德于生前定會倍加珍藏。
      納蘭性德《通志堂集》、《飲水詩詞集》還收有一些圖詠,如詩有五言絕句《題胡環射雁圖》、七言絕句《題虞美人蝴蝶畫扇》等;詞有[水調歌頭]《題西山秋爽圖》、《題岳陽樓圖》等。所詠之圖或是他人的藏品,抑或為納蘭本人的藏品。只因證據不足,一時難以考定,故未列入此目。
      納蘭性德所收藏的書畫大多是精極之品,由上述可窺一斑。作為這些藏品的主人,他并不象有的收藏家那樣,將其貯在密室,永不示人。而是經常向友人邀駕,相對展玩品賞。甚至不惜以重價購得奉送他人,以滿足他人的需要,這種成人之美的情操,受到時人稱譽。正因為他有如此胸襟,才得以交結一大批擅長書畫之道的名流,而且均是些漢族士子,諸如姜西溟、嚴繩孫、高士其、朱彝尊、禹之鼎、經巖叔等人。在這些漢族士子的悉心指導下,納蘭性德亦嶄露出自己的藝術才華。在書法方面,他執筆妙得撥鐙法,運筆嫻熟,“對客揮毫,頃刻數紙”,“淋漓潑墨,極飛動之致。”帖學禇遂良臨本《禊帖》,間出入《法華》、《黃庭》,點畫落紙,皆得古人之形體。在學書過程中,性德善于總結經驗,偶有管見,書之別簡。他在《題方圓庵碑》跋文中,主張學古人碑帖要“知其來歷”。他說“東坡詩從李、杜來”,“南宮書從鐘、王來”,不知其來歷而徑學蘇詩米字,雖學得點畫和唇吻,卻難得古人之路真髓。他在《原書》一文中,強調學書要有創新。以為“書有天份而非盡關乎仿效,書有興會而不必出乎矜持。”為了在書法作品中表現自己的“天份”和“興會”,他心師造化,追求筆墨之外的修養功夫,以熟讀《孟》、《莊》“悟作書之理”。他反對“掣肘迫書”,提倡從心釋慮,于“無意”處寫出“得意之筆”。這些見解雖然零散不成系統,但深得藝術之三昧。納蘭于前人書法“心摹手追”,而又“別出鋒穎”,形成了自己的獨特風貌。其遺墨留世,稀如星鳳,僅有詞箑、書札若干。這些墨跡遒勁飄逸,取姿秀整,結字端勁,如唐人寫經,給人以“胸中筆下,都無點塵”之感。難怪在康熙丙辰殿試中,他試卷上的書法令“讀卷執事官咸嘆異焉”。[5]作為一個滿族人,漢字能寫的這么好,這在清朝初年確是一件罕事。

      \

      納蘭性德致嚴繩孫書札
      納蘭性德于繪畫亦有涉獵!锻ㄖ咎眉犯戒浲貘櫨w等七人聯名寫的《祭文》,稱性德在窮經論史之余,“旁及書法繪事,皆致其絕。”他嘗讀趙松雪自寫照詩有感,即繪小像,仿其衣冠,受到“過客”的“期許”。[6]其原配夫人盧氏不幸早逝,他為亡婦繪遺像!讹嬎~》中有“憑仗丹青重省識,盈盈,一片傷心畫不成。”;“常向畫圖,清夜喚真真。”等悼亡詞句,可證他是擅長人物寫真的。納蘭性德還臨摹過元代畫家倪瓚的《溪亭秋色小景》,制成扇面,傳存于世,由此看出他對學習山水畫的感悟和潛質。由于納蘭性德的繪畫題材只限于此,作品又不多,所以他的畫名不顯,在以往介紹和研究納蘭的文章中,很少有人提及他的繪畫。納蘭學畫,應有名師指點,在他所交往的畫師中,有兩位是擅長人物畫的。一位名叫禹之鼎,字尚基,號慎齋,江都人?滴蹰g曾供奉內廷,官鴻臚寺序班。他善于白描寫真,秀媚古雅,冠于當時。京師一些名人小像皆出其手。他是“通志堂”的?,曾為性德繪《三十歲小像》和《天香滿院圖》。另一位名經綸,字巖叔,浙江余姚人。善畫,性狂好飲,醉后落筆彌工,所繪人物、美女。禽魚無不用粉。他曾隨同納蘭遠赴唆龍。吳雯《蓮洋集》提到的《楞伽出塞圖》,大概就是他為性德畫的。這兩位畫師與納蘭過從甚密,必定為他講授過繪畫技法?滴醵哪,納蘭性德還通過座師徐乾學寫信給著名山水畫家王翚(字石谷),聘請他為家庭畫師。王翚即從虞山入京,比至京師,因性德病故而返。[7]如果不是納蘭性德早逝,想必他的繪畫一定會有很深的造詣。

      \

      納蘭性德繪扇面《溪亭秋色小景》
      在鑒賞方面,納蘭性德寫下了許多“煙水迷離”的題畫詩詞。他以詩意開拓畫境,豐富了畫的內涵,并寄托了他的“山澤魚鳥之思”,引起了一些文人雅士的矚目,他們紛紛邀請納蘭為其書畫題詠。納蘭性德曾為顧貞觀題《側帽投壺圖》、為陳其年題照、為王士禎題戴務旃畫、為曹寅題《楝亭圖》、為曹鈖題《松茨別墅圖》。陳乃乾編的《通志堂詞 集外詞》中有一首《漁父》詞:“收卻綸竿落照紅,秋風寧為剪芙蓉。人淡淡,水蒙蒙,吹入蘆花短笛中。”這是納蘭為友人徐虹亭寫的一首題畫詞。據徐虹亭《詞苑叢談》卷五品藻篇云:“余舊囑謝彬畫《楓江漁父圖》……,長白成容若為余《漁父》詞云云,同人以為可與張志和并傳。”[8]由此可見,納蘭的題畫詩詞受到時人的贊賞。納蘭性德還將其對繪畫的審美方式運用到其它題材的詩詞創作中,即注重各類詩詞中畫意的描繪。尤其是他寫的扈蹕出塞之詞,不論是秀麗的江南之景,還是荒寒的塞北之貌,無一不充滿詩情和畫意。納蘭性德通過對書畫鑒賞來培養自己的審美情趣,又將此審美情趣融進了詩詞創作中,從而促進了創作水平的不斷提高。納蘭性德印鑒
      注釋:[1]納蘭性德《通志堂集》卷十四《題文與可墨竹》[2]朱彝尊《曝書亭集》卷五十四《題李唐長夏江寺圖》[3]張任政《納蘭性德年譜 •叢錄》[4]曹寅《楝亭詩鈔》卷三《惠山題壁》自注:“顧梁汾小園中新詠堂,乃故友成容若書。”[5]徐乾學《通議大夫一等侍衛進士納蘭君墓志銘》[6]同上[7]葉德輝《消夏百一詩》上《王石谷翚山水》[8]黃賓虹輯《美術叢書》初集有《徐電發楓江漁父小像題詠》,除了收有納蘭容若的題詞之外,還有顧貞觀的和作;“十里煙波喚小紅,問她鷗鷺可相容?歌淡蕩,影空濛,一笠重尋是畫中。”《彈指詞》未載。
       

      關于我們 | 廣告服務 | 聯系我們
      国产图片综合区免费毛片a_亚洲炮图免费手机观看_日本裸体女人顶极欧美少妇_国产精品 日韩欧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