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名家藝術研究協會第三屆第一次會員代表大會成功召開
      “全國文物藝術品鑒定評估認證平臺”合作儀式在滬簽署
       
      您當前的位置:網站首頁 > 古今中外 > 澄懷九天 >
      方鳴:林皋的黑田黃

      方鳴:林皋的黑田黃

      時間:2023-09-06 09:23:42 來源:中國文化基金會 作者:方鳴

      方鳴:林皋的黑田黃

      \

      林皋的黑田黃

      作者:方鳴,編審,中國人民大學哲學系畢業,中國華僑出版社前社長兼總編輯,曾任中國人民大學博物館館長。出版有個人專著《裁書刀》《曾是洛陽花下客》《庚子讀畫記》《秋之所望——黃公望的富春》,即將出版《今夕何夕》。

      壽山石里最酷的印石肯定是黑壽山,如吊覓石,再通靈一些的還有牛角凍,總之都似是唐代詩人馮延巳的詩意“夜雨連云黑”,或可入元稹的名句“晨光未出簾影黑”。
      可是,當龍寶軒主人取出一枚黑壽山方章,我一眼便辨識出,那是珍貴的黑田黃,又竟若李賀的詩筆:
      膩香春粉黑離離。
      “黑離離”有黑之隱約貌和飄動貌之意,幽幽黑色里隱現出田黃的秘密。而那種“膩香春粉”,才是黑田黃褪之不去的黃燦燦的底色。

      \

      林皋的黑田黃
      觀印,印鈕是太獅少獅立雕,獅首鬃毛披散,獅目圓鼓賁張,獅身壯碩威猛,獅爪卷曲有力。太獅少獅是中國傳統的吉祥題材,寓意官運亨通,才俊輩出。

      \

      林皋的印文:福祿豐吉

      印文是“福祿豐吉”四字,金書琳篆,赤文瓊字,也是吉語!对娊·小雅·鴛鴦》有句:“君子萬年,福祿宜之。……君子萬年,福祿艾之。”《淮南子·人間》亦云:“君子致其道而福祿歸焉。”先賢妙理,都是說福祿乃歸君子。
      印側的邊款鐫有“林皋”二字,林皋真乃君子乎?
      “林皋”一詞原指煙巒山林,多見于古代詩語,如北宋詞人賀鑄詩云:“楚澤薰風后,林皋夕照間”。雖然清代女詩人顧太清寫過“透林皋,曉日玲瓏”,但是詩人們還是多隨賀鑄,更喜吟林皋日暮,如元代詩人陶宗儀要說“落日下林皋”,鄭元祐也說“斜日下林皋”。
      清初大篆刻家林皋就起了這么一個樹影微時的詩名,又字鶴田,更顯脫穎超群,孤寂高潔。他曾刻一閑章,印文便是“霜林獨鶴”。

      \

      林皋篆刻:霜林獨鶴

      不過,我猜想,其字鶴田或與其祖籍莆田有關。果不其然,我后來獲知,莆田有鶴山,鶴山有林氏聚居地。清初詩人錢陸燦曰:“閩之族姓,莫大于林氏;林之著封,莫盛于莆田”。只是,林氏家族自先世游宦始便已遷徙常熟虞山了。林皋之字鶴田,也是承蔭襲華之意。
      然而,林皋畢竟生于虞山,長于虞山。他曾自制一印“生于虞山”,另有一印“家在仲雍山下”。仲雍又稱虞仲,是三國時期的吳國國君。仲雍山即指虞山,虞山原名烏目山,烏目山因仲雍而改名虞山。

      \

      林皋篆刻:生于虞山
      虞山之䕙突,天之工也,靈氣所鐘,九峰高倚翠屏開;虞山之煙樹,喬木交蔭,郁郁芊芊,斷云將雨過林皋。
      虞山有劍門,虞山劍門多詩篇,如明代詩人文肇祉《題虞山景》:“海虞山與白云齊,萬樹桃花古澗溪”;又如明代文學家王世貞《夢游虞山拂水巖》:“酒酣劍門峽,手弄茲山云。轉頭不見秋霏霏,但余香霧沾人衣”。

      \

      林皋篆刻:好鳥枝頭亦朋友,落花水面皆文章
      虞山哪里只是詩余香霧,清初詩壇甚至有一個著名的虞山詩派,主張詩歌革新,盟主是虞山先生錢謙益。又豈止虞山詩派,此地尚有嚴澂創立的虞山琴派,還有虞山木雕派,虞山書法派,不過,最為顯赫的,還是以常熟畫家王翚為首的虞山畫派。
      王翚,字石谷,號虞山人、烏目山人、劍門樵客,清初六家之一,世稱清初畫圣,其論畫主張“以元人筆墨,運宋人丘壑,而澤以唐人氣韻”。
      昔年翻閱清代學者沈德潛編《清詩別裁集》,我曾默吟同為清初六家之惲壽平的《寄虞山王石谷》:
      東望停云結暮愁,千林黃葉劍門秋。最憐霜月懷人夜,鴻雁聲中獨倚樓。
      這四句詩,每一句都可取來用作印文佳句,至此,我便要說到虞山印派了。
      不錯,虞山印派的開山鼻祖便是林皋。

      \

      林皋篆刻:落花時節又逢君
      林皋與清初畫壇名家王時敏、惲壽平、吳歷、高士奇等多有交往,王時敏第九子王抑也是個畫家,曾說林皋“為人倜儻儒雅,博洽多能,尤精于篆刻,長安公卿及知名士交口稱之”。
       
      康熙進士戴紱也說林皋“詣至高,而品亦復溫如春、淡如菊焉”,又說眾多公卿紛紛為其傾動,逢迎恐后,得其片石,珍同拱璧。
      林皋少好六書之學,宗法明代篆刻大師文彭,志存尚古,古法淋漓,非才特妙,實學與臻。唯見他神解珊瑚之筆,巧奏金錯之刀;馳騁風雅之場,照映藻繪之府。
      林皋在虞山之麓筑寶硯齋,博覽古章,盤銀鉤而宛轉,搦鐵筆以縱橫。他一生精究書法,體裁整暇,摹古絕倫,翻譜為新,鈐拓所刻部分印章140余方,匯纂《寶硯齋印譜》。

      \

      林皋《寶硯齋印譜》
      《寶硯齋印譜》編成后,各路名家競相題寫序文十六篇及跋文三篇,洋洋兮若江河,堪稱印壇佳話。
      王時敏第八子王掞說林皋:鶴田林子,虞山快士,究心斯道,獨追正脈,其鐫刻諸體,全用漢篆,雖海內名家雜出,精于篆學者,畢竟以林子為當今獨步。

      \

      林皋篆刻:身居城市,意在山林
      清初學者徐乾學說林皋:林子深于好古,摹古人之跡,有古人之風。
      婁東十子之一王撰說林皋:浸灌古學,默會冥通,無一字不合法,無一筆不靈動,淵然穆然,洵為曠代之珍。
      清初篆刻家吳晉說林皋:林子入印,全用漢篆,無不殫精竭智,窮搜極辨,力追大雅,直與秦漢印神明貫穿。

      \

      林皋篆刻: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康熙十一年舉人周象明說林皋:林子之技進乎道矣!
      清初畫家吳暻說林皋:合乎道矣,林子其必傳矣乎!
      南宋詞人辛棄疾在落日樓頭,把吳鉤看了,欄桿拍遍;我呢,在龍寶軒的晴窗下,把林皋的黑田黃看了又看。
      午后,我伏案披覽《寶硯齋印譜》,悉心搜尋林皋的黑田黃上的印文“福祿豐吉”,卻又獨賞他的另外一篇印文:“晴窗一日幾回看”。“幾回”是量詞,又似是設問,我不回他,只凝目于那一方黑田黃。

      \

      林皋篆刻:晴窗一日幾回看
      其實,早在林皋身前六百年,北宋詩人黃庭堅拜觀隋代畫家展子虔的畫作時,曾賦賞詩,其中便有雅句:“明窗一日百回看”。
      康熙年間,林皋自然早已讀過此詩,點筆閑窗,寓懷知己。待我百回看罷黑田黃,不妨再隨林皋,誦讀一遍這首詩的全篇,助發藻思:
      人間猶有展生筆,佛事蒼茫煙景寒。?只w蝴蝶散,明窗一日百回看。


      版權聲明:本文轉載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

      關于我們 | 廣告服務 | 聯系我們
      国产图片综合区免费毛片a_亚洲炮图免费手机观看_日本裸体女人顶极欧美少妇_国产精品 日韩欧美